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1

之前萌邕丹的朋友问我 

你们赖狼玩家是靠着什么存活的啊

我想,想象吧:)

所以,一切都来自我的云想象。OOC都属于我。

因为最近看了志明春娇三部曲来着,有点喜欢这个风格,就瞎写着玩了啊。

许多设定来自电影志明春娇系列。希望你们喜欢啦w

 (第一章主要是昏狼来着 赖赖之后上线哈 

 

 

01.


“阿训啊,你们公司新招来的那个靓仔有没有女朋友呀?”

朴志训在每天的休息时候都会到办公楼下肮脏又狭窄的后巷抽根烟。
一起吸烟的烟友来自各行各业,有隔壁办公室的同事曼迪,有丝芙兰的柜姐,有马路对面711刚成年不久的收营员。大家都每天准点在这里汇合。
这大概是07年香港实施室内全面禁烟后形成的风俗。


朴志训不是本地人,在最近的这栋写字楼高层里的一家广告公司当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部门经理。他烟瘾不大,却也习惯了总来这里吸一阵烟,听着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插科打诨。
也算是种排解压力的方式。


但今天听到乐叔特别八卦的发问,却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

朴志训用手指捻着烟狠狠吸了口,才换上从容自然的笑容说道:“没有吧,他来了快四个多月了,从来没见他提起过呀。”
乐叔听了乐道:“曼迪,上呀!”
一旁的曼迪忙嗔怒道:“要死啊乐叔。你怎么这么八婆噢。”
乐叔却说:“哎哟,那天不是你自己问的?说是看到隔壁新来的靓仔眼睛都离不开了。还说我八婆,明明是自己想钓凯子吧。”
吸烟的众人纷纷开始搭腔嬉笑,饶是老练成熟的曼迪脸都红了几分。
这时丝芙兰的柜姐Judy却说:“Mandy呀你可唔太早开心嘅。昨天白天我值班的时候还看到,你那个靓仔啊上了一辆豪车。我看他呀白白嫩嫩,可别是被富家大小姐包养了啊。”
711的打工仔驳她:“不是啦。那个车上是个台湾仔啊,他还下车来买烟了啊,最贵的那一款咯。长得也好高好靓的啦。”


听到这话,一直低着头笑着抽烟的朴志训突然抬起了眉,望了望烟雾缭绕中聊的眉飞色舞的人们,又低下头笑得更深。
一根抽完,他率先摆手告别,说是今天工作紧要赶回去。

回到办公室,一眼就望见刚刚处于话题中心的人正缩在自己小而拥挤的工作格里对着电脑一板一眼地改图纸。他弓起背歪着脑袋的样子把他显得更瘦更小,后脑勺上紧贴着脖颈的顺毛看起来很好摸。


的确是很靓。朴志训止不住地想。


心想着该如何逗弄一下这个刚来上班就吸引了十足的眼光的小职员,朴志训轻手轻脚地向他身后靠近,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廓,将话语和呼出的热气一起暧昧地送过去。


“裴珍映。改完这张图去下我办公室。”


眼前的人一激灵,吓得手中拿的铅笔都掉了。他一副受惊后委屈但又不好意思对上司发作的可爱表情,说话也变成了紧张时的结结巴巴。
”啊好...好的...经理。“
朴志训像是对他这样的反应十分受用,笑意更深地望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自己专属的办公室。

没几分钟后他就听到门外传来的怯怯的敲门声。没等他开口说“请进”就看到裴珍映露出一个脑袋,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解和疑惑,大概还是在想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直属上司点名约谈吧。


刚合上门裴珍映就感到背后有人倾身压了上来。他被轻而易举地翻过身,被朴志训抓着手腕抵在了门板上。
朴志训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凛冽与强悍让裴珍映有点儿不知所措。印象里的小经理对着他总是一副百依百顺温温柔柔的样子,虽然知道第一次喝醉就把人骗上床的男人并不会好到哪里去,但大多数的时候,朴志训还是像个满分男友,温柔,体贴,又多情。
朴志训也不说什么,只管自顾自地吻上来。
他的吻倒还是温柔,从内到外仔仔细细缠绵地吻过,最后又勾住他的舌头细细磨蹭,直到怀里的人因为过长的亲吻快要喘不过气时才放开。

“你突然的...搞什么呀...”眼前的小孩儿边说着边大口地喘着气,试图摆出一副装凶的样子来掩饰自己诱人的狼狈。


“没什么呀。就是看到你认真工作的样子,想要给你一点奖励。”朴志训眼里盛满了笑意,追随着裴珍映四处乱飘的目光。


“现在,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大经理...”

裴珍映像是受不住朴志训吊儿郎当的回答,红着脸偏要扭过头不看他。
朴志训看着他这副别扭又害羞的模样简直喜欢的心痒痒,恨不得立刻把他捞到怀里再亲再啃,收拾到服服帖帖。但又一想外头这么多同事杵着呢,小孩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气息不稳面色潮红的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怎么想也有点不像话了。
于是他也放规矩了点,轻轻吻了吻小孩儿的耳垂低声道。


“下班了带你去旺角吃好吃的好不好?”


裴珍映咬了咬下唇,像是要说些什么。
却在看到他温柔眼神的同时全都咽了回去。



裴珍映来香港的时间还很短。几乎他去过的每一家好吃的餐厅,都是跟着朴志训来的。
其实除了上床的时候,朴志训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个在异乡可遇不可求的能够有所依靠的哥哥。他会告诉你哪一条街上的哪一家下午茶最好吃,哪一家的叉烧最正宗;会开车带着人生地不熟的你去兜风;会在去后巷抽烟回来后把从别人那听来的好玩的事说给你听;会在你一个人高烧昏迷在家的时候拿着煲好的汤破门而入。他像是会在每一个你觉得孤立无援的时刻带着光环及时赶到的那种人。
但裴珍映有时候也会想,其实这个哥和他一样都不属于香港的繁华和喧闹吧。在他好看温柔的眼睛里有一闪而过的忧郁的时候,在他嘴角叼着根烟紧锁眉头的时候,在每次清晨他们做完爱他背对自己站在窗口看日出的时候。

裴珍映总觉得,他看到了解到的朴志训,只是他全部生命中的小小一部分。他只一直问心有愧地全盘接受了他的温柔和爱,却没能和他一起承担更多更重生活的不易。

“怎么样?这家的车仔面。味道还好吧?”


又是这样温温柔柔的发问。


裴珍映总觉得自己快要陷入朴志训这样日积月累的甜蜜陷阱了。他甚至开始考虑,和他一起开始全新的生活或许也会很好。


“嗯。好吃。”


红了脸的裴珍映决定用沉默的头顶来回应朴志训温柔的进攻。他埋着张小脸专注地对付起了碗里的面条。


这边的朴志训看着他吃面时可爱又乖顺的模样,心里却是百般的无奈。


所以他们两现在到底算个什么情况?


他们两之间,没有约定,没有承诺,没有正常情侣间甜蜜的日常,也没有床笫之外露骨的情话。朴志训愣是没琢磨明白。你说上了这么久的床要是最后来一句没在一起过,那他妈什么才叫在一起过。


虽说这种诡异的关系的开始,都是因为朴志训酒后没能管好自己的下半身。但他总推脱说这真不赖他,任谁看到小孩儿光滑细长的腿折起来贴着腰蹭,尤其脚踝那儿还带着条银光闪闪的脚链,那种情况下还不赶紧提着枪上了那还是男人吗。

那朴志训当然是了。那他也就当然上了。

回想起裴珍映第一天来办公室报道的日子。他顶着这么张脸,那谁的眼神不都得粘着他四处转悠吗。办公室里干枯许久的女职员们就差把“可爱想泡”这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在自己办公室里装模作样的朴经理也是趁着他进来报道的短短几分钟,把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瞧了个遍,瞧到最后发现这小孩儿连耳朵尖儿都发红了,可爱得他心里一紧。

可是理智告诉朴志训,要知道这种办公室恋情要不得。再加上对裴珍映的性取向也还一无所知,怕贸然的出手会引起他的反感与抗拒。

于是朴志训就这么按捺着自己规规矩矩地过了头一个月,连许多工作时间可以理所当然进行的揩油都没做,努力塑造了一个温柔和善认真负责的好上司形象。

直到月末公司的聚餐,也算为了迎接各部门新人的到来,一大帮子人都在饭后的KTV聚会里喝的烂醉。朴志训作为直属上司没少替裴珍映挡酒,喝到最后愣是把这么多年没喝醉过的自己都喝趴下了。强撑着在意识涣散之前,把被簇拥在人堆里的香饽饽裴珍映给救了出来,拉上小手直接给带回了家。

后来的记忆也差不多断片了。朴志训只零零碎碎的记得在剥下裴珍映正儿八经的黑色长裤后,看到了他雪白的脚踝上垂着一条闪闪发亮的银链子。配上那两条修长光滑的腿和小孩儿暧昧潮红的小脸,那视觉冲击,直接给他整蒙了。他急的像个十八岁的毛头小伙子,闷着头一顿猛干。

第二天醒来看到身边的小孩儿身上红一块紫一块的暧昧痕迹,朴志训也觉得不好意思。这边还在心里琢磨着待会儿要怎么说才能显得我真诚我真不是酒后瞎搞不负责的人我以后会对你好的,那边醒来的裴珍映却出乎意料的淡然,来了句“不用放在心上”。

朴志训就不明白了,这怎么就不用放在心上了呢。那你叫他这满腔的柔情爱意放到哪儿去呢。

 

从那之后他和裴珍映的关系就像是开始偏离轨道的火车,朝着前方崎岖危险的山路一往无前。

 

每一次亲热之后裴珍映都会露出一副委屈又后悔的样子,像只被欺负惨了的小奶狼,但在下一次朴志训用甜言蜜语诱惑哄骗的时候,他还是说不出一句拒绝。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循环着。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累积,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

裴珍映开始会在朴志训家留宿,却不会常住;卫生间里出现了成双的牙刷和牙杯,却常是一次性的用品;他们做了许许多多只有情侣间才会做的事情,却没有人开口讲过一句爱。

 

搞上床之后的日子里来,朴志训曾经两次提出叫裴珍映搬来和他一起住。

裴珍映都嘟嘟囔囔最后不好意思的拒绝了。语气是一如既往软乎乎的,但态度听来却很坚决。

 

朴志训不知道,他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tbc.

评论(38)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