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2

本来这章应该不是到这里结束的

但是我太困了...

这张没有昏狼我就不打tag了

我不会插链接啊..前文的话大家点进主页看吧w

赖狼玩家靠爱发电啊

没有糖也要自己制造!恩!希望大家喜欢啦!



02.

裴珍映自己也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不好的。

和朴志训这样黏黏糊糊不清不楚的关系也已经很久了。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是能够感受到自己被爱着的,虽然朴志训从不开口说,但是他知道的。尽管裴珍映对自己没有太多信心,也终于算是下定决心,想要和朴志训好好聊聊,要么就确立关系开始正式的交往,要么就真的一拍两散不要再彼此纠缠。

他在聊之前觉得答案大概会是前者的。

但是命运呀,就是谁都不放过。

 

“你下来,我在你公司楼下。”

 

这条短信没有署名,号码也没有备注。

但裴珍映知道是谁,他就是知道。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过快的心跳,颤抖着手慌里慌张的把短信移到了回收站。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继续手上的工作。

 

“你不下来的话,我会一直等到你下班。”

……

裴珍映依旧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朝楼下瞟一眼。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为什么有人要来开这种不好玩的玩笑?

 

“我想你啊。”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简讯再传来,长到裴珍映快要重新沉浸在工作里并把这个真的当作一个玩笑来看待。电话那头的人使出了致命一击。

裴珍映望着屏幕上静静躺着的四个字,心跳却犹如擂鼓,他想为什么四月初的香港那么凉我还觉得那么热,热的眼睛都快要流出汗来。他发狠地咬住自己的下唇,终于还是认命般地叹了口气,丢下手中的文件一路跑到电梯间。

 

从大楼走出来的那一刻,裴珍映就看到了停在马路对面711前面的黑色跑车。驾驶座上的人像是猜到他会出现一样,摇下车窗直直地盯着他的方向。

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像是长列火车轰隆轰隆地从他心上碾过,不由分说也势不可挡。


他想,喜欢还真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直到坐进车里,裴珍映仍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身边的赖冠霖。

他要开口问好吗,问他当初为什么能头也不回地离开,问他没有自己的这两年是不是过得很好,问他现在又是凭什么敢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厚颜无耻地说“我想你啊”。

他到底,凭什么啊。

裴珍映到最后也没开口,虽然想说的太多,但他怕自己颤抖的声音露了马脚。

倒是身边的人毫无预告地靠近,暧昧不明地替他扎好了安全带,然后歪过头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请你去喝饮料吧?”

 

和七年前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讲的第一句话一模一样。

说是第一次见面,但裴珍映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赖冠霖这号人物的存在。

谁会不知道他呢,高一年级最最夺人眼球的小学弟,操着一口和本地人大相径庭的台湾腔。男篮队长的高个子,挑不出一点毛病的好看五官,板着脸的时候酷的让人不敢接近,笑起来脸上出现的两个括号酒窝却特别天真可爱。

这样子的男生的存在本来就是犯规了吧。

裴珍映低着头经过篮球场的时候常会用余光扫到他拿着球在场上奔跑的样子,他停下来笑着朝观众席上认识的朋友挥手的时候,裴珍映觉得那边坐着尖叫的女生们可以立刻为他去死。


是他太容易被注意了吗,所以裴珍映去哪里都感觉能碰上他。

早上在校门口检查校服规范的时候,赖冠霖总是不扣校服外套的扣子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然后潇洒地在记录本上写下自己的班级姓名;课间休息的时候,赖冠霖总是站在对面的走廊,也没个正经的,倚靠着扶手不知道在看对面高二的哪个姑娘;放学的时候,赖冠霖总会出现在他的身边,低着头不吭一声地骑上摆在他自行车旁边最骚包的那辆,然后像一阵风一样飞走了。


直到那天裴珍映本着英语课代表的职责,答应放学后去老师办公室帮他登分,却在那里又一次偶遇了蔫儿着个脑袋被班主任狠训的赖冠霖。裴珍映心想着不是吧这都能碰上,手上虽然是在干着活儿,心思却全飞到那边训人的场子上。

他寻思着这个小屁孩儿能犯什么事儿啊,又想他这样的男生一直安安耽耽的才不正常吧。

但看着他垂着头背着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又觉得可怜又觉得好玩。

于是裴珍映支着耳朵,努力地在办公室嘈杂的环境里偷听,也只截取了一些只言片语,什么男女关系,什么不负责任云云。

听到这些他突然没了兴致,心想着还是赶快登记完分回家吧。

 

裴珍映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赖冠霖会在那天急急忙忙地从身后踩着自行车追过来,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他还以为谁的车轱辘要转飞了。

好不容易赶上他的男孩儿有些狼狈地一把抓住了他的小臂,手心的温度烫的他浑身一颤。

“……我请你去喝饮料吧?”

裴珍映觉得赖冠霖这个人真的很莫名其妙,但同时也让人难以抗拒。所以才能让平常对这种搭讪不屑一顾的裴珍映跟着他坐在街角的奶茶店吸着八冰茶吧。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吗,裴珍映开口的时候语气有点不好,虽然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焦躁些什么。

“学长你是兔子吗?”

“什么莫名其妙的啊……”

“刚刚在办公室偷听我们班主任训我的时候,支着耳朵的样子太可爱了。”


什么啊,裴珍映涨红了脸狠狠咬了咬吸管,心想着你们台湾小男生都这么乱来的吗。


“不过你别听他瞎讲啊,我没早恋,我喜欢的人我还没追到呢。”

“哦……”

裴珍映又一次想这个人真是很莫名其妙啊无缘无故和我讲这个干嘛,却被突然拉到怀里,抬起头却对上赖冠霖那种要所有女生为他去死的笑容。他笑咪嘻嘻地开口。


“那我追你。行不行啊?”

 

裴珍映心想,完了,你这是要我为你去死啊。

 


后来的赖冠霖也身体力行地践行了自己的诺言,跟在裴珍映屁股后头不屈不挠地追了人三个多月。最后将人一举拿下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了。

首先这样的硬件设备摆在那里了,然后裴珍映虽然嘴上不肯说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对这样霸道又无赖的进攻实在是没辙。


他记得那次被赖冠霖求着去看自己打篮球赛,结束后他被赖冠霖拽着乖巧地呆在他边上,看着他被一大群人围着夸技术好个子高,他一个人在旁边不知怎的有点不是滋味,咕咕咙咙地从嗓子里小声呛了句“个子高也没用,他肾虚”。


他以为自己的自言自语没人注意,却没料到等大部队都撤离了,赖冠霖直接把他拐到更衣室,强势地把人往柜子上一压,一只手钳住他挣扎的双手,按在头顶上方就不管不顾地吻起来。


他被吻得头皮发麻浑身发软,赖冠霖察觉到他渐渐松了的力道便放开手,转而掐住他的下巴迫着他张开嘴,舔了舔他被他咬破的嘴唇然后深深地吻了进去。直到他服软发出声声呜咽才放过了他。


他对上赖冠霖亮晶晶闪着光的眼睛,还笑得像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小狼狗

他伏过身亲昵地贴上来,环住自己的腰在耳边哈着气调笑道:

“你都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到底虚不虚啊。”

 

裴珍映心里一连念了无数个完了,这会儿他可能是真的端不住了。

 

 

回忆起来,在一起之后的日子总是快乐更多的。赖冠霖虽然年纪小很爱玩,但裴珍映却很吃他这一套。大概是从那一次被小学弟按着狠狠吻过之后,裴珍映就知道自己是真喜欢上人家了。

他这个人是有点别扭又固执,但爱上一个人大概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可能是撞了也要头破血流地往前走。


赖冠霖有几次玩儿过了真惹他生气了,晾他几天之后被按着肩膀吻一通,或者被压在床上干一场,事后看着他像受伤的小狼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神,裴珍映还是狠不下心说一句分开。高中两年算是蜜里调油和和美美地过去了,小吵小闹什么的也权当是爱情的调味料了。


裴珍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有可能是想和他过一辈子的时候,是他高考考完填志愿的时候。他还算正常发挥,外面有很多供他选择的好学校,他却觉得赖冠霖离不开他没有他不行,也不顾亲人朋友的反对填了所本地一般般的大学。他都没意识到到底是谁离不开谁啊,就想着还是我们在一起最重要吧。


于是裴珍映在大一的那一年在外头租了房子,高三的赖冠霖只有周末才能来好好温存一番。之前没怎么花心思学习过的赖冠霖也是在最后一年发了狠地用功,为了和自己的小男友考上同一所大学而努力。


节假日外的日子多是裴珍映一个人住,那年他的生日是倒霉的礼拜三,赖冠霖每周晚上要英语小测的日子。那天因为傍晚时开始的大暴雨而变得更加倒霉。


裴珍映本来想着给赖冠霖打个电话,却想到离高考也只剩不到一个月了,终究还是没能拨出去。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大雨砸着雨棚的声音,说完全不委屈那肯定是骗人的。那可是他的生日啊,他此刻最奢望的礼物就是赖冠霖的拥抱了吧。裴珍映气呼呼地想道,等他考完一定要加倍地讨回来呢。


这时阳台上传来的拍打窗户的声音让他惊地坐起身来,拿着一个防身的工具小心翼翼地朝阳台靠近。

当他借着手电微弱的光看到窗户外被淋成落汤鸡的赖冠霖的时候,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他赶忙打开窗户伸手想拉他,赖冠霖却只笑着望着他,然后双手撑住向外凸出的窗沿,纵身跃起,一只脚踩在水泥墙上,顺着打开的窗户跃进屋里。


“生日快乐。”也顾不上被雨水打湿的校服,赖冠霖把人紧紧地圈在怀里,从阳台一路推着吻到了卧室。


“又不是没钥匙,干嘛爬窗啊。吓死我了。”

“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切,幸好我住的是一楼,不然你怎么爬呀。”

“为了你,十八层楼我也得爬呀是不是。”

他们在接吻的间隙交换了几句玩笑般的情话。


赖冠霖刚被雨淋得透了,被他紧紧搂在怀里的裴珍映也湿透了,雨水那么凉,但是他们接触到彼此的地方都那么火热。被吻着的裴珍映轻轻推了推赖冠霖,催他先去洗澡别着凉了。小狼狗露出一副狡诈的样子,坏笑着说我等不及了。怀里的人红着脸刚说了句“洗完再做”就被他横抱着一起进了浴室。


裴珍映本来是个循规蹈矩又脸皮很薄的人,他觉得上床上床,就是应该在床上做的事,但是年轻一岁的恋人却永远乐此不疲地寻找着更刺激的地点。刚开始裴珍映是说什么也不肯的,但经不起恋人的软磨硬泡,而且这种事,也总是有一就有二三四五六七八了。


赖冠霖常笑道,我要赶快赚钱买车啊,这样我们就可以在车后座上来一次了。裴珍映笑骂他臭不正经的,却也知道大概是自己把他惯得这样无法无天。

 

第二天早上裴珍映因为昨晚被欺负得惨了差点儿起不来,却还是扶着腰给小孩儿弄了点早餐。吃完后他替赖冠霖理了理校服的领带,却被他握住手温柔地亲了亲,他的眼神永远是那样熠熠发光的,满含笑意的。

他说,我被你套牢了呀。

 

裴珍映的心沉了沉。看来他是一辈子别想逃了呀。



tbc.




评论(29)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