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3

想一个脑洞只要三秒

写一个章节却要三小时 (躺平)

这张就一点点昏狼……下章咱们再修罗场见!

这个要接着前文看来着……希望你们喜欢啦!

03

但事实却是,满心欢喜沉浸爱里的裴珍映根本没想过要逃脱,还自以为手握着能一起走到最后的幸运。


出高考成绩那天是那个月最热的一天,两个人挤在空调房里还出了一身汗。赖冠霖头一回这么紧张,连查分都不敢自己来,一个大高个团着缩在被子里,等着裴珍映告诉他最后结果。经过了无数次系统崩溃最后查到分的裴珍映,坐在电脑前头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气。

听得被子里的赖冠霖也是一阵心惊。

接着又听到他拖沓着拖鞋慢吞吞地往床这儿移来,隔着被子结结实实地抱住了被团在里头的人。他嘟嘟囔囔地安慰道“你别难过”,听起来却像自己要哭出声一样。

赖冠霖哪还沉得住气,一把掀开被子着急地问“我真没上?”。

在看到眼前的恋人拼命压抑还是绷不住的可爱笑容后才敢松了口气。

“……你这个小骗子啊。”

赖冠霖把脸埋进手里大幸地感叹道。

裴珍映的笑意早兜不住了,眉眼弯弯地把他好看的双手移开,又温柔却坚定地捧住他的脸,盯着看了好久,久到赖冠霖这种老油条都害羞地先移开了视线。然后凑上前,破天荒的,主动在他的唇上印下了一个轻柔又甜蜜的吻。


那一刻,赖冠霖觉得这更像是个什么无形的承诺,吻在他的唇上,却降落在他的心里。

 

裴珍映从他的唇上移开后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偏过头笑了,望着他的眼神却还是亮晶晶的,里面的爱意快满出来。

 

赖冠霖知道裴珍映是个有多喜欢就有多别扭害羞的人。在一起的日子里,几乎每一次亲热都是赖冠霖无赖又不容拒绝地开了头,再坏心地看着年长一岁的哥哥明明心里喜欢的要死但还一定要装凶的可爱样子。

所以赖冠霖被这样小心翼翼不动声色却杀伤力极大的示爱彻底击倒了。

他好像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裴珍映到底有多爱他了。

 

 

真正开始同居生活后会发现,原来爱情真的不仅仅是每天卿卿我我黏黏糊糊,更多的是每天柴米油盐的琐碎与平淡。

 

裴珍映一直很迷恋赖冠霖身上那种随性又浪漫的气质,也羡慕他敢为了自己想要的而横冲直撞不顾一切。

他喜欢他第一次见面就痞笑着问那我追你行不行啊,他喜欢他每次接吻的时候都会用虎牙轻咬自己的嘴唇,他喜欢他在哄人的时候能说秃噜嘴的甜言蜜语,他喜欢他在吃醋的时候乱发脾气但一个吻就能好的小孩子脾性,他喜欢他为自己做疯狂的事也不怕没有退路,他喜欢他的自由、热烈和浪漫,也喜欢他的霸道、任性和蛮不讲理。

 

裴珍映喜欢赖冠霖。比他愿意向其他任何人承认的还要喜欢,包括赖冠霖,而他也只会偶尔向自己承认。

 

但生活不是只能靠喜欢就解决一切问题的。

同居的两年里,大大小小的吵架,加起来绝不算少,虽然都是些已经记不清缘由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也都是把战线拉到了床上来解决。

每一次在大吵大闹之后轰轰烈烈地做爱,亲吻都像是在角力,一定要拼出个你死我活。

但每次裴珍映被折腾的累了欺负的惨了,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身边的人把自己搂进怀里,在额头落下一个宠溺的吻。

在那一个瞬间,什么气都生不起来了,只想也反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他。

裴珍映开始相信了,爱是真的越做越浓的了。

 

赖冠霖大二初的一段日子特别迷恋香港的电影。明明是互联网发达的二十一世纪,还非要费九牛二虎之力买原版碟片放在DVD机里和裴珍映一起看,整的特别有情怀。

裴珍映也依着他,把周五晚上原来用来做爱的大好时光划分给了电影鉴赏,像个小猫儿似的湾在赖冠霖怀里,床头柜上摆满了各种零食和饮料,边把自己的小嘴塞得鼓鼓囊囊边看着电视里港味十足的电影。

 

赖冠霖曾经和他说,我们毕业旅行去香港看看好不好。我们去旺角,去铜锣湾,去重庆大厦,去浅水湾,去山顶公园,去好多好多的地方。顺便当做我们的蜜月好了。

裴珍映那时候笑着满口说好。

 

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两年后自己真到了香港,却不是在毕业旅行,也不是在蜜月,甚至连赖冠霖都不在了身边。

他又想起自己刚到香港的那几天,人生地不熟,连语言沟通都还有问题,却还执拗地一定要坐晚上夜景观光的双层巴士。

巴士经过天桥的时候他看到一对情侣在寒风中抱着拥吻。

一定是香港十一月的风太冷太凶,吹痛了他的眼睛,他哭得好大声。

 

哭过之后,裴珍映想要在这里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他想要和赖冠霖告别,和高中时代教学楼拐角秘密的拥吻告别,和同居日子里每一个细小却触动的时刻告别,和被爱过的自己和全心全意爱过的少年告别。


但这个过程好疼啊,简直是抽筋拔骨。

裴珍映还是怕疼的,所以还是慢慢来吧。

 

可就是在这缓慢而痛苦的过程还没结束之前,赖冠霖又这样不由分说地闯进了他的生命。

他的到来和离去,好像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事情。

 

所以这次,一定一定不要回头。

 

裴珍映在拒绝了赖冠霖的邀请头也不回的下车之后,这样对自己讲。

 

 

但赖冠霖还是赖冠霖,逆风而行仍然是他的取向。想要的越得不到,就越要用尽一切办法得到。来之前他是有心理准备的,也做好了打持久仗的打算。

两年前的不辞而别是他最后悔的事,但也许有些事情,只能在不对的时间去做。

如今他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补救,补救裴珍映那刻被剜掉一块的心,也补救自己清算未果的爱情。

 

但一切的心理建设都在见到裴珍映被别的男人吻住的那一刻,全线崩溃。

 

自从那次匆匆一面后,裴珍映对他厚脸皮地锲而不舍的来电和简讯都视而不见。

不奢望多的,可是连个滚都没稀得回应。

但赖冠霖还是每天风雨无阻地到裴珍映公司底下打卡,勤快的连马路旁边那家711的收营员都快认识他了。


接连着好几天在下头等着,却连裴珍映的一根毛也没瞅见,赖冠霖也开始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他一烦烟瘾就变得很大,那天刚从711里买了包烟出来点上,站在车前倚靠着车门黑着眉头吸烟,却看到对面楼上透明落地窗里透出的两个缠绵的人影。

赖冠霖狠嘬一口烟心想着哇操这么刺激,和我过去那会儿有得拼啊。

仔细一看,一张俊脸都黑透了,眉头紧蹙成一块儿,目光狠得利剑一般。

这不,主人公都是同一个嘛。

 

那样软的被搂住的腰,那样紧紧攥着的颤抖着的拳头,那样挺拔的清冷的背影,不是他的小恋人,又是谁呢。

 

赖冠霖从开始就是个特别霸道又爱吃醋的主,好不容易追到手的小学长可是他心尖尖上的宝贝,自然是要守着护着不让外人亲到一点儿芳泽。

高中那会儿,差不多每一封情书啊纸条啊,没到裴珍映手里之前就都给小男友销毁了。

他也从不藏着掖着,还嬉皮笑脸地说“看什么呀看了你也不会喜欢的”,边说边把裴珍映要反驳的话一字一字都吻回去。

裴珍映对着他这样厚脸皮的无赖行当也没辙。心想着,其实他说的也不错。


闹的最大的一次是赖冠霖刚上大学那会儿。

他和裴珍映的关系他大概是从最开始就没想藏着,到了大学更是变本加厉地放肆。两个好看成这样的男孩儿搞在一块儿,自然是大家茶余饭后最爱谈论的闲话,大学里的同学们自然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

赖冠霖在同僚们眼里还算是个比较厉害的人物,大概是因为板着脸的时候有点儿凶,除了和好友在一起的时候,话也不多。所以一般对裴珍映有什么心思的人,看到他那气势汹汹的小男友,主意也打消了一大半。

但就也偏有那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士。

裴珍映他们学院,壁画系大一的一个眉清目秀的学弟,就愣是跟在他屁股后头转悠了好久。

裴珍映怕误伤了人家少男脆弱的心灵,好说歹说一通“我有男朋友了我很爱他而且他很难搞的你别惹他”,但小学弟完全抓错重点,嚷嚷着嘿我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学长你这个人我还惹定了。

这话传到赖冠霖耳朵里,气得他直接冲到对门画室给他来了一拳头,还差点把人家期末会展的作业都搞毁了。


裴珍映那么薄的脸皮哪受得了这种事啊,事后也有点儿生气了,骂道“你都几岁的人了啊能不能成熟点沉住点气啊”。


赖冠霖气的眼睛都红了,偷摸着抹了把泪也不想让他看到,丢人。


“碰上关于你的事我怎么沉得住气啊。”


几乎没看过赖冠霖红眼眶的裴珍映也立马慌了,想着管他什么狗屁面子了,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于是凑上去慌慌张张地吻他。


“我说真的,裴珍映。就算我是个八十岁的老头了,还有人觊觎你,我也会抡起我的钓鱼竿和他去拼个你死我活的。”


“……”


“我是真的,爱你爱惨了。”


裴珍映发狠地咬住他的嘴唇,心想着,谁不是啊。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啊。

 

以前遇到这种事,他赖冠霖还能撸起袖子和人家硬刚,合着这正主还怕那些个挖墙脚的啊。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倒是想刚,也没这个立场了。

 

妒火烧的他五脏六腑沉沉地发痛。倒也是给他打了狠狠一巴掌,让他第一次清醒又严肃地意识到,要追回裴珍映这件事,比他想的还要难得多的多。

 


tbc.



评论(54)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