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6

呜哇怕被变成小猪 连夜来更了

确实是欠了好久的更新了呀 真想快点完结TT

这张又是浑浑噩噩写完的不知道整了点啥 

只是一点假车 我希望不要被吞啊5555555

5555大家喜欢的话我就抬幸福啦w (哦对接下来基本都是赖狼戏份啦w)


06

朴志训的存在本来像个只出现在小说里完美的过分的设定。小的时候就是学校里的大队长,高中里没费什么劲儿就混了个学生会会长当,毕业之后也是稳扎稳打,朝着自己的理想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去了最想去的香港,做了最想做的职业,干了没几年就因为出色的能力给提拔成了部门的经理。

这还不是最招人烦的。用公司里其他男职员的话来说。他这人长得还好看,是真他妈的好看。

你说长成这样还做什么广告设计的工作啊,直接去拍广告得了。

所以无论是职场还是情场,朴志训在别人眼里永远都是春风得意一帆风顺的。

 

但裴珍映的出现,就像是他完美剧本里一个写错的脚本,他缜密人生里一个巨大的bug,让从来都觉得“想要的东西只要争取就一定会是我的”的朴志训发现,原来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个治你的人。

从来都得体冷静不失风度的朴志训,在听完小孩儿的一番话后,第一次,落荒而逃了。

 

 

被留下的裴珍映也好不到哪去,捧着酒瓶子一瓶又一瓶地灌,也不说话,偷偷摸摸用手背糊了自己满脸眼泪。最后也不知道是喝累了还是哭累了,把脑袋往领子里一缩,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一群人疯完闹完好像天都快亮了。包厢里的人三三两两也走的差不多了,只有平时和裴珍映玩得还算好的几个女同事还留在原地犯难。要知道平日里他们的朴经理和裴珍映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总让人觉得裴珍映的专职司机才是他的本职,部门经理只是业余兴趣。但今天他却奇奇怪怪的,扯了个听不大懂的理由,就匆匆离开了。

Maggie和小芹两个文文弱弱的女生,踩着个高跟顶着自己也晕晕乎乎的脑袋去拉粘在沙发卡座上的裴珍映,费了老大的劲儿也没扯动,彻底喝醉的主儿还置气般地甩开两人的手,气鼓鼓地憋了几句“别碰我”,装的好凶。

 

带他走也不是,把他丢在这儿也不是,就连唯一可靠的朴经理的电话都拨不通。

 

这时候响起的裴珍映的手机铃声不亚于是几个小姑娘们的得救的福音。

Maggie在裴珍映口袋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着他的手机,一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emoji表情里的一只狗头,还挺别致啊。也顾不得多想,她匆匆忙忙地接起,却被电话那边的人劈头盖脸地吼了一阵。

 

“裴珍映你今天是不是真不打算回家了?我他妈在你公寓底下杵了一晚上了,给你打了八百通电话,算我求你,行行好,从朴志训床上下来吧。行不行。”

 

小姑娘心想着我操这信息量有点儿大啊怎么整的她脑袋比刚才还迷糊了。

 

“那个……先生?你是小裴的朋友嘛……我是他的同事啦,他喝醉啦,走不动路啦,还不让人碰,你方不方便来接他下?”

 

电话挂了没过半个钟赖冠霖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冲进包厢的时候就看到裴珍映把自己缩成一团靠在角落里,半张脸都埋进领子里,一副防备的模样。

 

“啊先生你来啦。那就麻烦你把小裴送回去了啊。我们刚刚想扶他上taxi,他一直不让我们碰啦,别扭死了。”

 

赖冠霖想,这倒是和原来一模一样。

 

 

其实裴珍映对喝酒这件事并不热衷,甚至可以说有点反感。一是因为他觉得酒实在是不太好喝,二是因为赖冠霖特别爱趁着他喝的醉醺醺的时候耍流氓,还能在第二天早晨醒来大言不惭地说“珍珍你喝醉的时候真的特别乖,谁都不让碰就让我碰,我要什么姿势你都肯”之类不要脸的昏话,羞得他只想一头闷死在枕头里。所以对于酒这种东西,他一向是能躲就躲的。

 

因此在赖冠霖的记忆里,裴珍映喝醉的次数实在是太少了。

 

记得最深刻的还要数裴珍映高考完去吃散伙饭的那一回。亏了那次拼命灌酒的同学老师们,才让赖冠霖终于有机会在床上将他的小学长一举拿下。

 

说出来可能不信,但从他高二赖冠霖刚开始追人那会儿到他高三被赖冠霖吃地死死的,两个人在一起也一年多了,正儿八经的上床,还真没有过。最多也就是背着同学老师们在学校一些没人的角落接接吻,在彼此的脖子上锁骨上像占领地般留下点暧昧不明的痕迹,在黑暗中用双手描绘出彼此身体的轮廓。

 

赖冠霖知道裴珍映心里其实也想要的,他对自己明明就很有感觉。每次他的大手摸过裴珍映身上的敏感地带,他的小学长都会受不住地浑身颤抖,继而把自己缩成一个小虾米,红着脸拒绝他的进犯。

在不知道第几次想上未遂之后,赖冠霖还真怕自己忍出毛病来了。他磨着裴珍映的耳根子有点儿委屈又有点儿撒娇地问,怎么老拒绝我啊,我都憋坏了。

http://wx1.sinaimg.cn/mw690/006xDymnly1fhs2ptr44tj30c81jcta0.jpg


赖冠霖永远忘不掉那个时候裴珍映曾给过他的,心动的感觉。

 

 

两年后再见,看到他和从前一样,喝醉了还是别扭又倔强的可爱模样,赖冠霖发现,原来这种心动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变。

赖冠霖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之前在生的闷气也散了大半。他靠过去搂裴珍映,想把他打横抱起。

但这次和从前不一样了。

裴珍映拒绝他的靠近,他的触碰。一次,又一次。

 

尝试了几次都失败后,赖冠霖也有点儿恼了,他没能想到裴珍映会这么抗拒。最后干脆把人一把抱起,扛在肩上就走。

被抗在肩上的裴珍映剧烈地抵抗着,四肢大幅度地挥舞,嘴上也不服输地大喊着你放开我我踹你了啊你撒手你别搞我等诸如此类抗议的申诉。赖冠霖一开始忍着没出声,只黑着张脸,任由肩上的人一锤一锤地往他身上砸,他也全硬扛下来了。

直到肩上的人好像是真的急气了,像头小饿狼一样,在他的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力道大得仿佛能在他光洁的背上留下一个带血的牙印。赖冠霖吃痛地倒吸了一大口气,眉头揪在一起,双手更用力地搂紧了弯在肩上的人,恶狠狠地警告,你再敢动下试试。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xDymnly1fhs2h8264yj30c84t2dkt.jpg

“裴珍映,你快张开眼好好看看,是谁在这样亲你。”

 

裴珍映的睫毛一下一下扑闪着,颤抖了很久终于张开眼,与此同时,一颗豆大的泪珠迅速地坠落。

 

他的眼角因为醉意而蒙上一层靡靡的绯色,但眼神却雾沉沉的,有难过,有失望,有很多很多赖冠霖看不懂的东西。

 

但这些东西裴珍映都懂。他只是不明白,一个人怎么能蛮不讲理成这样,而自己怎么能差劲成这样。只是被赖冠霖抱着搂着像从前一样亲一亲,他就能那么有感觉那么昏了头。所以说两年前的不告而别可以忘记,搬出同居的公寓一个人飞往香港时的痛哭可以忘记,拎着大包小包徘徊在陌生的街头的无助绝望可以忘记,所有赖冠霖给予他的伤痛都可以忘记,但就是赖冠霖爱他的感觉,永远也没办法忘记吗。

 

 

“赖冠霖,我问你,你知道现在你在干什么吗?”



tbc.

 

 


评论(74)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