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8

这次更新拖到连我本人都快忘了前文是什么…

看到各位太太(尤其是我的太太 都在马不停蹄勤劳地产出我羞愧地低下头!

前段日子出去旅游了整天忙着和朋友们玩儿成为了一位现充少女

一起狗101的小姐妹说我已经不配做一名追星女孩儿TT

希望大噶去回顾一下前文再来品这章

还坚持看到这里的朋友们 感谢你们5555

 

 

08.

 

赖冠霖撒娇的语气软趴趴的,拥抱的力度倒是不容拒绝。赤裸的身体紧密地贴上来,过高的体温烫得裴珍映从后背麻到胸膛。

裴珍映看着这个小赖子烧得迷迷糊糊还不肯撒手的样子,心想着算了给他抱一抱也不会少块肉,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便安静下来,眼睛盯着窗外一点一点暗下去的天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透了。

 

裴珍映边埋怨着自己心够宽的啊还能在前男友怀里睡着了,边翻过身去用手背贴赖冠霖的额头和脖颈。

感受到他明显下降的体温,裴珍映才小小地松了口气,盯着眼前还睡得沉沉的人出神。

 

眼前的人和他印象里的赖冠霖一样又不一样。裴珍映伸出手,用指尖在空气里描绘他好看的轮廓。

 

真烦人,那么久不见,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好看这么的令人心动。

 

 

“看够了吗?”

 

 

眼前的人突然睁开眼,调笑着发问。还又是那种炯炯的带着笑意的眼神。

笑笑笑,笑什么笑。裴珍映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又输了一筹,气鼓鼓地坐起身要走。赖冠霖哪肯,急猴猴地把人拽回来搂得更紧。裴珍映要给他气笑了,心想着,好小子,这生着病呢力气也大得跟头牛似的。

 

“你撒手,我起来给你去热粥。”

“刚退下烧去还没胃口呢,不想喝粥。”又赶紧跟了句。“只想抱着你,聊聊天。”

 

又是一副裴珍映最受不住的惨兮兮的样子。这臭小子倒还真是会打感情牌。裴珍映心里还闷闷地,也不怎么想开口,就听着眼前的人开始讲一些预料之外的话。

 

“裴裴,我知道我这样做挺坏的。到了香港之后,明明看到你没有我也生活得不错,却还是要自私地凑上来,打乱你现有的安稳的生活。我记得大学那会儿,你和朋友们介绍我,老是说,他是我男朋友,姓赖,无赖的赖。我那时候还对你生气,现在想想,说的还真没错。”

 

“……”

 

“我一直特别后悔当初自己就那么回台湾了,但就算重新来过,我可能还是会那样做。我知道是自己的错,但是有时候有些错误像是无法回避的。那时候我听你说你要考研要出国,在我的视角里就像在说,赖冠霖,我要准备和你分手了。在你把我的行李整整齐齐地码好扔给我的时候,我觉得你在告诉我,我们彻底完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能不这么想嘛。我知道大学里你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人,那个什么黄学长,每次听你聊起他,你眼里都在发光。你想去英国留学,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他的影响吧。我嫉妒得快死了,每次看到你手机上他的来电显示都想帮你挂掉,看到他给你传来的email复习资料也想删掉,我想你哪里也别去,就呆在我身边,呆在我们同居的几十平的小房子里,吃完晚饭一起打盘游戏,或者看部电影,然后做爱,然后睡觉。”

 

“但我不想这样。我想出国留学也不是因为黄旼泫的影响,是因为我想和你有未来,有个安稳长远的未来。”

 

“我知道,这我都知道。但我怂啊,我没有把握。我怕你出去见识到的世界越宽广,就会遇到越多优秀的人,越发的觉得,其实我是那么的平凡,并不值得你的爱。”

 

“……我以前倒没发现你赖冠霖有那么患得患失。”

 

“人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不都是这样吗。”

 

裴珍映能感觉到,贴着自己的人正在竭力地控制他颤抖的声音。

 

“那天我拉着行李箱摔上门走的时候,没有一点声响,眼泪就掉了下来。那一刻我都有点释然了,我想,原来五年的感情也就这样啊,一滴眼泪的重量。”

 

“可后来我才想起来,记事以后我就没怎么哭过。”

 

“我走的那天,从候机厅到到登机口一百五十米的路,我走了十分钟,回头了无数次。明明知道你不会来的,心里却还在期待着。我嘴上恶狠狠地警告柳善皓千万不准告诉你我要走了,心里却一直在喊柳善皓你倒是快点告诉他我要走了啊。是不是特没出息啊。”

 

“刚回台湾那会儿,我每天都很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想你,也挺好的。我也还在赌气,想活成更好的样子,想让你后悔。后来才明白,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后悔,但我永远会是最后悔的那一个,因为我错过你了。”

 

 

赖冠霖的手很大,伸过来温柔地包住裴珍映的手,又一起移到自己的肋骨下头,握着他的手指一寸一寸深深地抚过去。

裴珍映感受到凹凸不平的纹理,急急地掀开被子去看,却看到赖冠霖光滑洁白的肚子上,肋骨下几寸的地方,蜿蜒着一条可怖的伤疤。

 

 

“你这个,怎么搞的?”

 

 

“和你分开之后,我迷上了极限运动,有点儿劫后余生的味道,和爱你这回事一个道理。每次有假期,我都会去尝试不同的运动,跳伞,蹦极,攀岩什么的。分开以后快满一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去国外登山攀岩了,那座山特别陡,我觉得很刺激。没想到的是途中我的设备出问题了,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下坠,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人们都说人在死之前脑海里会浮现出一生中最幸福的片刻。在我坠落的时候,我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你,你穿着校服把衬衫第一颗扣子都扣好的样子,你捧着作业本从篮球场经过的时候偷瞄我的样子,你被我抵在篮球馆更衣室的柜子上接吻的样子,你在图书馆的书架后面偷亲我嘴角的样子,你喝醉了话都说不清只知道贴着我的耳朵说爱我的样子,你生气的时候黑着脸装凶的样子,你和我吵架的时候气得扔枕头的样子,你眼睛红通通的还硬要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的样子。从开始到结束。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像是最幸福的那个瞬间,下一秒只会比这一秒更加的喜欢你。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要到那一刻才明白这个道理,我竟然就要这样彻底地错过你了。”

 

“……”

 

“所以,当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里,身上每一处的钝痛都很清晰,我太感激了。我还有太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呢,第一件就是,在彻底错过你了后面加一句,差一点儿。”

 

 

整个世界失去声响,安静得只能听到赖冠霖在耳边的呼吸。窗外面的群星坠落,月亮失色,小区里老旧的路灯忽暗忽明,什么都看不真切。一片混沌之中,裴珍映想。

 

他认栽了。

 

他伸出手用指腹反复不停地摩擦着这条伤疤,不敢眨一下眼睛。

 

 

“这么长一条疤,看着怪疼的。”

“怎么了,你怕啊?那以后上床的时候我不脱上衣就是了。”

“……谁说以后要和你上床了。”

“也是,上床的时候脱下面的就可以了。”

 

啪——

 

裴珍映抽出脑袋底下的枕头就往赖冠霖脸上糊,却被他早有预料地握住手腕,顺势拉进怀里亲了亲湿漉漉的眼角。

 

“别生气嘛,开个玩笑。看你刚刚眼睛红的跟个小兔子似的,我又没欺负你。”

“……”

“一点儿都不疼啦现在。你掐你咬都没事儿。再说了,留着这个疤也挺好的。时刻提醒着我自己,别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

“……”

“你要是嫌它难看,我改天就去纹身,在这上头纹一个裴珍映,要不纹个20000510。”

“……土死了你。”

 

裴珍映想到在一起那会儿赖冠霖总是锲而不舍地想在他身上留下各种痕迹,每一次上床都像是饿得眼睛发红的小狼狗,想要把自己拆吃入腹一样。好几次他在裴珍映的大腿根上深深地咬,痛到裴珍映呜咽着求饶,他才肯吻去裴珍映的泪珠放软语气连哄带骗。

说,裴裴,我咬的再深,这个印子总有一天也会消掉。不如你去纹个身,把我纹在你这里。

裴珍映觉得他又在发疯,嚷嚷道赖冠霖你神经病啊。

再被人按着一顿亲,亲得七荤八素头重脚轻。

 

“这样的话,就算以后有人再来这里,也会知道,你裴珍映哪里都是我赖冠霖的痕迹。”

 

裴珍映当然没有头脑一热就去做这种疯事儿,只不过到现在他才有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赖冠霖根本不需要以任何具象的形式在他身体上留下痕迹,他的一切影响,好的坏的,早就扎根在另一个人的生命里,成为今天的裴珍映身体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台湾的两年里,我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守身如玉,可不跟你似的。”

 “那我还得好好夸夸你了?”裴珍映气笑了。

“……你和你那个上司,桃花眼那个,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动过心没有?”

“说实话……”

 

你看这个人,今天也还是不讲道理。抛出一个疑问,也不给人解答的机会,只管没头没脑地吻上来,亲完了还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突然不想听你说实话了。不如你骗骗我得了。”

“哦,行,那没有。”

“……什么时候的事儿?”

“不是不想听吗?”

“……闲的,想给自己添点儿堵。”

 

“今年情人节,我们做完爱,他看着我的眼睛,用手敲我左胸靠近心脏的地方,问,请问里面有人吗,我想要搬进来的时候。”

 

“……”

裴珍映感觉到抱着他的人呼吸一滞,而后更加用力地搂紧,脑袋埋进他颈湾里,闷闷地从鼻子里憋出一句。

 

“这哥们儿也太犯规了吧……”

 

裴珍映又笑了。想。

谁有你犯规啊。

 

他还是第一次碰见朴志训这种连说爱都那么温温柔柔的人,不像赖冠霖,不仅不会问问心里头有没有人,就算是知道有,他也能理直气壮地把人都撵走,再独占整个心房,杵在那儿歪着头朝着你笑。

 

倒像是突然,一切都明白了。

 

裴珍映摸了摸正埋在自己胸前委屈巴巴的大狗狗,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耳朵。

 

“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呀。”


tbc.


评论(60)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