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9 (完结)

完结章啦!想说的写在最后w


09.

 

在裴珍映好声好气亲亲搂搂的滋润之下,赖冠霖的病好得倒也真是很快。还没过几天,就又开着他那辆骚包跑车到裴珍映公司楼下准时准点地报道。

 

那天接近下班的点,裴珍映一组人还凑在一块儿搞新接的广告策划方案。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裴珍映摸出来一看,是赖冠霖发来的信息。

 

[老婆,我到了(。˘•ε•˘。)]

 

裴珍映笑容一滞,搞不懂这个人干嘛还要在这么腻人的昵称后面加一个十八岁少女都不稀得用的颜文字。他咬牙切齿地飞快地按下一串字。

 

[不想死的话快点撤回。]

 

没一会儿就看到屏幕上“对方撤回一条消息”的提醒,裴珍映才算满意地点点头。刚打算把手机放回口袋,赖冠霖那儿又来了条消息。

 

还是条语音。

 

裴珍映偏身退出凑在一起的人群,站到稍稍远一点的地方点开语音。

 

只听到赖冠霖在那头中气十足地大喊:

 

“老婆。我到了。楼下等你。”

 

……

 

 

裴珍映下了班坐进车里的时候还黑着张脸,关门的时候用了比平常两倍还大的力,车门撞击的声音听得赖冠霖肉疼。

 

驾驶座上的小鬼也知道刚才自己耍了性子,现在只好凑上去讨好地边吻边哄,最后还被裴珍映大义凛然地一把撵开。好在耍流氓还多少起了点儿作用,裴珍映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赖冠霖这才发动了车往餐厅开去。路上他忍不住又问了裴珍映一句,后天和不和他一块儿回台湾啊,也照样得到了意料之内令人失望的答案。

那天仗着自己生病惨兮兮一股脑儿把话说开了,看到裴珍映这座冰山都有了松动,赖冠霖心里还琢磨着能不能更近一步。无奈自己的签证快过期,家里公司那边儿也有点事,虽然一颗心都还在裴珍映身上悬着,赖冠霖也只能不情不愿地买了张回台湾的机票,得把事情都处理好了再过来。

他也不是没有厚着脸皮去问裴珍映愿不愿意跟他一块儿走,但裴珍映不咸不淡的反应还是让他有那么点受伤。

也是,急不来的,那就慢慢来。和裴珍映在这里耗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赖冠霖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讲的。

 

“裴裴,你帮我车座旁边那个柜子里翻翻,看看有没有我的护照。我上次给随手一塞。”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也敢随手乱放啊。”

 

裴珍映边数落边打开柜子找,却在一片杂乱之间摸到了一盒,安|全|套。

拿出来一看,超薄,激情装。

 

可以啊,赖冠霖。

 

裴珍映一个眼刀甩过去,此刻也无声胜有声了。

 

驾驶座上的人慢半拍才掌握了事情的动态,慌里慌张地夺过他手里的盒子塞到柜子最底下,呵呵地尬笑了几声,这次连好看的酒窝都没法救他了。

 

“看来我们赖先生的私人生活还是蛮丰富的嘛。”

 

“……什么呀。那个都没拆开呢。我不是,为了我们准备的嘛……”

 

“…………那你还真是,深谋远虑哈。”

 

为什么,害羞要是我的份啊。

裴珍映看着身边的人坦荡荡的样子,不自然地转过头打开车窗,非说是要在六月天里吹吹外面滚烫的风。

 

 

 

几天之后赖冠霖收拾完东西,给裴珍映发了个语音,就自己开车去了机场。

出发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乌云积得很重,像是下一秒就要哭起来。开了半路终于开始落雨,雨滴噼里啪啦往挡风玻璃上砸。

赖冠霖心里有些烦,想着这飞机又不知道得延误到什么时候。又想下午就给裴珍映发的消息怎么现在都没回呢,他在干什么呢。

在红灯前停下的空当里赖冠霖看了看手机,刚好那边的人传来一条语音,语气软绵绵的,像是刚睡醒,说了句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开车小心啊,又嘟嘟囔囔地询问这个带了没那个带了没。末了轻悄悄地撂下一句记得回来啊。

 

一瞬间的事儿,也没有道理可讲,赖冠霖就是觉得自己心跳快得不行。

 

车子离机场越近,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就越发颤抖,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和兴奋像是要溢出来。

 

终于在距离机场倒数第二个红绿灯,赖冠霖重重踩下油门,方向盘往左一横,连车带人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飞驰在回市中心的高速上。

 

赖冠霖觉得自己的心跳快攀上七十迈了,他的脑袋里也就一个想法,快点快点,让我见到裴珍映吧。

 

像是乘着时光机不差分毫地回到他高三从学校奔向裴珍映租的公寓的那个夜晚,那种为了一个人可以不顾一切的冲动和大雨也浇不灭的爱意,和五年前相比,竟然是只增不减。赖冠霖自认为绝对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他为裴珍映做的很多很多事,出发点都是他想,他愿意,他乐意。

 

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十八岁的赖冠霖愿意在写完恼人的英语小测之后扔下笔,连校服扣子都没系好就往外冲,淋着雨蹬着他的单车从城西赶到城东。

五年后的这个晚上,二十三岁的赖冠霖也同样愿意抛下近在眼前的机场,忽略即将起飞的飞机,在大雨滂沱里调转车头开着他的汽车从郊区赶回市区。

 

 

车子一路飙往目的地,却在离裴珍映公寓一个街口的地方被阻停。前面两辆车因为暴雨天路滑相撞,搞得整条街的交通都被堵得水泄不通。赖冠霖索性把车在路边的便利店前头一撂,一个人淋着大雨就往前冲。

 

五分钟之后,又湿漉漉地赶回来,打开车门,骂骂咧咧地在柜子里胡乱摸索了半天。这次冲出去的时候,没忘记在口袋里揣上那盒激情装。

 

 

 

裴珍映是给持续不断的敲门声给吵醒的。他看了眼手机,赖冠霖还没回信息,纳闷道按理这个点儿他也该到机场了啊。再看了眼最上面的时间,晚上十点半。他心气不顺地想哪家倒霉孩子啊这个点还能找上门来,听了一会儿还发现这倒霉孩子根本没有要消停的打算,只能顶着个还糊里糊涂的小脑袋往客厅挪。

 

“来了来了。谁呀。”

 

没等到门外的人的回答,裴珍映有点气冲冲地拉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那个落汤鸡,稀里糊涂得还有点儿反应不上来。

 

 

怎么,是他自己家的倒霉孩子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你飞机呢?你不回台湾啦?”

 

赖冠霖又不说话,又盯着他,又笑。

 

“你……你不准笑。问你话呢。”

 

赖冠霖歪了一下嘴角,绝对是故意的,笑得有点太帅了。

 

“不是你叫我回来的吗。”

 

赖冠霖向他走近。

 

“我是叫你回台湾之后了记得回来,不是说今晚……”

 

赖冠霖握着他的后颈深深地吻下去。

 

 

赖冠霖按着他的肩膀舌头顶进来的那一刻,裴珍映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睡得迷糊的小脑袋还不能想清楚一件事,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是回忆还是梦境。

 

赖冠霖像是察觉到他的分神,用虎牙坏心眼地去咬他薄薄的下唇。裴珍映吃痛地吸了口气,嗔怒地瞪了赖冠霖一眼,瞪得他心猿意马。不行了,赖冠霖在心里念叨,忍了这么久,今天要还是让他打个哈哈就混过去,我还要不要活了。

 

http://wx1.sinaimg.cn/mw690/006xDymnly1fidwctj34gj30c817sq41.jpg

 

“跟我回台湾吧。现在可以结婚了。”

 

 

 

朴志训在收到裴珍映递来的辞呈之后连续几天都在后巷死命地抽烟。连几十年的老烟枪乐叔看他这架势都有点发慌,小心地规劝说阿训啊少抽点不然会和我一样死得很早。

Judy姐在旁边看不过去地掐了一把乐叔,手里夹着烟骂了句,乐叔这个老头还真是不会看人脸色噢。

朴志训苦涩地动了动嘴角,抽完一盒烟和大家摆摆手说先走了。

之后倒是很少再去后巷。

 

 

裴珍映走的那天,朴志训意外地刷到了他更新的一条动态。

照片里的赖冠霖脖子上套着个u型枕,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左手拉着一个大行李箱,右手拿着两张机票。笑得倒真是好看,神采奕奕的,和个十八岁的大男孩一样。

他滑下去看到裴珍映的配字。

“回家啦。”

 

 

朴志训下意识地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又在车里找打火机,意外地摸到了不知道多久以前唱片店的阿伟说要送给他的唱片。上次从他那取来之后随手一放,积了好几层灰都。

朴志训取出那张CD放进播放机,又用火机点燃了嘴上的烟,摇下一点车窗,听它静静地唱。

 

 

[大家望住条马路 
永远都觉得对面既野系最吸引既 
你冲过去对面去搵你最钟意既人


而我就停系红绿灯面前 
唔肯定我系唔系真系钟意对面果个人


已经第十次转灯啦 
我开始发觉自己 
分唔清楚红色同绿色 
不如你提下我呀]

 



End.

 

到这里,无人之境就完结啦!非常感谢大家一路的陪伴!

关于这个结尾呢,其实是构思这篇文的开始就想好的。结尾用了郑融的歌《红绿灯》里薛凯琪的一段念白,表现的是恋爱中两种人格的选手,一种是横冲直撞不顾一切,一种是思前想后一等再等。这篇文里的赖冠霖和朴志训,我也大概是按照这个想法来写的啦w (前几天有在赖狼的tag里看到一篇文用了相同的歌结尾呢 本来想修改一下自己这篇 但还是没找到更贴切的歌,问过原作者的意见之后就还是按照我原来的想法结尾啦!

虽然说开始的构想是赖狼昏狼,但是这篇文大体还是侧重赖狼来描写的啦,在这里和眨哥鞠躬道歉!

刚开始写这篇文的时候,六月多,lof的参与度大概才200+吧,赖狼这个cp还被我的小姐妹笑称为北极圈cp。我很不服啊,心想着没粮吃那就自己产吧!当初也是写着玩儿了,但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收获大家的喜欢推荐和评论,还认识了一群非常非常可爱的朋友与太太。太感谢啦!感谢缘分让我们相聚哈哈哈哈

以后可能会再产出,但应该都是比较傻白甜的小短篇啦!大噶,偶们有缘再见啦~~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                                

                                                       两百斤的腿儿。


评论(99)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