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虚拟02

自己都没想到会更新系列...

新电脑用的真的很不顺手 码字体验太差了 太久没回来了一回来就是插科打诨的一章... 说车也不是车!说剧情也不是剧情!

大家瞎看着乐一下吧!


02

 

案子结了那天晚上组里吆喝着一起聚餐,裴珍映却不知怎么有点兴致缺缺。不就是没忍住在出任务的时候帮了前男友一把么,不就是被前男友捏了下小手么,就这么点还没屁大的事,至于他对着面前滋滋冒油喷喷香的烤肉都没胃口吗。

 

至于。

 

裴珍映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句傻逼。

 

他望着桌对面挂着完美笑容正和同事们谈笑的黄旼炫,又想到躺在手机收件箱里几百条还未回应的赖冠霖的短信,顿时觉得他连骂别人不是东西的立场都没有了。他闷着头和邕圣佑喝了几轮,浓烈的酒精顺着嗓子眼辣到胃里头,更烧得他心乱如麻。

还不如一个人回去嘬着啤酒看SNL呢。他边想边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口饭菜,雷厉风行地和同僚们说了声我家里有事儿先撤了啊。

 

家里能有个屁事啊。

 

谁还不知道他裴珍映是个二十出头独居的小伙,家里甚至连只要赶回去喂饭的狗都没有,又能有什么事呢。

 

但也没人会真的计较这个,只要能达成目的,再烂的借口也是好借口。

 

 

裴珍映扭动钥匙推开家门的那一刻,看着一如平常漆黑一片的客厅,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可能是刚才摄入的酒精麻痹了反应神经,等裴珍映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迅速地压过来,从背后敏捷而准确地掐中他的要害。

裴珍映心想着大事不妙,左腿一撤想要借力绊倒身后的袭击者,没料到他早有准备,反身将自己重重压在地上。

摔到地上的那一刻裴珍映在心里给他警校的体能老师磕了个头,想当初还是他手底下的尖子生,如今却被个来路不明的小贼撂倒在地,也太砸人招牌了。

还好,近地贴身搏斗他可年年都是第一。

正当裴珍映准备发狠反击的时候,身后那人的膝盖突然蛮横地顶进他两腿之间,煽情又故意地磨了磨,继而凑到他的耳边,带着湿气戏谑地开口。

 

“小警官。是我。”

 

操你。

 

赖冠霖。

 

裴珍映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这才松了口气。又像是还不解气,胳膊肘朝后狠狠一顶,却被赖冠霖的大手一把拢住,顺势搂进怀里面对面地接吻。

 

裴珍映试图在这些霸道的吻的间隙中找到机会质问。

 

“你又发什么疯?怎么进来的?从哪搞到的我家钥匙的?”

 

“上次到你家做的时候,我看到你从门口地毯底下拿出来的家钥匙。”

 

“……你那会儿不是醉得迷迷糊糊口齿不清连舌头都打结了吗?”

 

“可我脑子还灵光着呢。“

 

裴珍映脸色难看地沉默了几秒。又问。

 

“你小子,练过的?”

 

“高中的时候搞过几年体育。”

 

“……”

 

裴珍映还没来得及琢磨高中那会儿他到底是得扔链球还是学摔跤才能搞体育搞出这么敏捷又专业的身手,就被赖冠霖一把扛到肩上往浴室里去了。

 

被赖冠霖压在洗手台上解衬衫扣子的时候,裴珍映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点儿抗拒。其一他还在思考搞体育那个问题,好吧,其二也是其实他是在考虑他和赖冠霖之间的关系问题。说实话他一开始压根没想把这种简单粗暴的炮友关系变成现在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但事实就是这样了。他一边享受着赖冠霖赐予的热辣的性爱和体贴的关怀,一边却对着他的来电和短信视而不见,没想过要负点什么责任。

 

这也有点儿太不厚道了。

 

裴珍映越想越觉得不妥,一只手伸出去抵住赖冠霖正不断逼近的胸膛,带着点抗拒的意味,又朝外轻轻推了推。

 

赖冠霖几乎是在那瞬间被引燃的。

 

他被裴珍映不痛不痒推开他的动作狠狠激到了,怒火烧得他双眼黑亮,紧蹙的眉间写满戾气,活脱脱一只受了伤要发狠咬人的小狼狗模样。

 

裴珍映也几乎是在同一瞬间投降的。他受不了赖冠霖这样受伤但性感的眼神,说真的,他受不了这个。

 

https://wx3.sinaimg.cn/large/006xDymnly1fki1bztdwej30c84oqgpj.jpg


等他累得迷迷糊被赖冠霖抱回自己那张一米五的小床上时夜已经很深了,他也不清楚具体是几点了,但他想SNL肯定已经放完了。

 

赖冠霖使完劲儿洗完澡之后神清气爽,把他湿漉漉的刘海往后一撩,还架了副眼睛在鼻梁上。裴珍映本想张口骂句人模狗样,但支大了眼睛看了又看,觉得实在是帅,骂不出口。向他吆喝了一声快滚来睡觉便作罢。

 

赖冠霖也不客气,一米八的大高个立马缩进来,把裴珍映圈进怀里。

 

“赶紧睡吧。今晚累坏了吧。”

 

确实累坏了。裴珍映心想。但嘴上却说。

 

“就凭你这点能耐?哥哥我是白天上班出任务累着了。”

 

赖冠霖听他逞强的口吻,含着的笑意也藏不住,倒不打算再闹,只是凑上去温温柔柔地接了个吻。

 

“指挥交通够辛苦的啊,小交警。”

 

“???谁他妈和你说过我是交警了。你裴哥,缉毒科行动组组草。”

 

赖冠霖环着他的手一顿,微不可寻地。继而将他抱得更紧。

 

“那还真是小瞧你了啊。缉毒科,够酷啊。”

 

“是吧。所以以后老实点儿,不然小心裴哥来逮你啊。”

 

裴珍映是真累了,翻过身钻到赖冠霖怀里,耀武扬威地说了两句大话,没多久就睡着了。赖冠霖盯着他熟睡时秀气好看的脸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裴珍映发现赖冠霖这臭小子又没影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反过来安慰自己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他从床头柜上摸来手机,看到今早六点半发来的一条简讯,来自赖冠霖。

 

“我赶着回去上早课了啊。晚点找你,你记得回我啊。”

 

还紧跟着一条。

 

“想你来着,你记得想我啊。”

 

操,怎么这他妈才是我想要的。裴珍映觉得自己不大行。

 

 

几乎全程哼着歌洗漱完以后,裴珍映顶着满脖子的吻痕就去了办公室,进门的第一秒就听到了邕圣佑轻佻又浮夸的口哨声。

 

“裴警官,我说昨天晚上怎么赶着往家跑呢。金屋藏娇哈。”

 

裴珍映都懒得抬眼看他,径直走到自己位子上趴好。

 

“啧啧啧,瞧把你累得。现在的年轻人啊。活力无限。活力无限啊。”

 

裴珍映给他气笑了,一句话顶回去。

 

“年轻人的活力,哥你应该最清楚了吧。”

 

“行行行,说不得了现在还。果然,有了小男朋友就忘了哥们啊。”

 

裴珍映又笑了,他不明白今天自己怎么特别爱笑。嗯,今天天气也很好嘛。

 

他趴在桌上望着窗外的蓝天,突然就想到了赖冠霖。真是鬼迷心窍了。他又笑了。

                                                                                                                                                   


评论(59)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