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斤大腿儿

我躲在你背后好啦 很轻松的

【赖狼昏狼】无人之境05

最近被ymc那个投票弄得很烦 心态炸了

哎 那我们就一起哭死吧kkkk(这里要先向昏狼玩家们深深鞠躬对不起)

我以后再也不搞三角啦5555 我只要写赖狼或者昏狼的小甜饼 嗯

这章 算是用裴裴自己的视角 讲一讲 恋爱中的心路历程吧

希望大家喜欢呀TT

每次看到大家评论或者喜欢我都 在天上飞~



05

 

那天晚上朴志训终究是没等到裴珍映再回来。

 

他站在七层的阳台上,衔着根烟,嘴唇上还残留着裴珍映的温度。他看着楼底下两个人在激烈地交谈着什么,听不见内容,也看不清表情,只看到知道最后的最后,裴珍映还是坐进了车子的副驾驶。

 

车子发出一声轰鸣,飞快地驶向远方,在夜色里变成一个遥远却刺眼的点。

 

那根烟朴志训抽了很久,可多久也没能等到裴珍映回头。这个小白眼狼儿在晚上快睡觉前才想起来给他来了条简讯,说哥对不起,我已经到家了,刚刚去解决事情了。

 

朴志训握着手机回还是不回呢思考了其实也没多久,就回了句嗯早点休息吧晚安。

真没出息啊我。他想。

 

 

几天以后,朴志训在午饭之后去了后巷吸烟。这段时间事儿挺多的,所以朴志训去后巷的次数不如原来那么多了。

乐叔和Judy在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格外热情地打了招呼。

 

“阿训啊,怎么这么几天没见,你瘦了这么多?脸色也很憔悴啊。”

 

“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

 

“我看你啊,是被家里藏着的小情人榨干了哦。”

 

说话的那个是对面唱片店的阿伟。朴志训刚来香港那会儿就和他认识了,一开始也只是常在一起抽抽烟吹吹牛逼,混多了觉得挺有话聊的,也就逐渐成为了好友。

阿伟算是朴志训到香港以来几个能说说心里话的朋友之一吧。他知道朴志训的性取向,也知道他和裴珍映的那点儿破事儿。这个人面上装着糊里糊涂臭不正经的样儿,心里大概是比谁都聪明通透。

 

朴志训笑骂道:“滚你的,哪来的小情人。少说点儿风凉话成不成?”

 

听着他们神神叨叨地讲讲什么Mandy决定放弃攻略小男生转战新来的海归总监啦,711的收营仔刚成年就把女朋友肚子搞大啦,黄姐准备生二胎要戒烟啦,某某女明星又被狗仔爆料去援交啦这些有的没的的八卦,朴志训倒是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比在办公室里和那个狠心的闷葫芦抬头不见低头见好多了。

 

“还有事儿,我先撤啦。”阿伟朝着仍陷入热烈讨论的众人摆摆手,又凑到朴志训耳朵边讲,“阿训,有空去我那儿拿张唱片啊。大哥送你的,回去一定记得听啊。”

 

朴志训用手比了个OK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走走走。

 

 

前段日子刚结了手上的一个大项目,朴志训答应请办公室里的员工们一块儿去吃个饭。没料到聚餐后大家的热情不减,还嚷嚷着继续去卡拉OK唱歌。

朴志训看着饭局里裴珍映就一副怏怏的样子本想推脱,却也实在不好意思扫了大伙儿的兴。

 

裴珍映倒也没别别扭扭地说什么要提前回家,不过是一到卡拉OK就缩到角落里一个人喝着闷酒。不管周围的人们多了热烈沸腾,他就是自顾自的冷清忧郁。

 

朴志训一开始也没特想管他,毕竟自己心里也憋着一把火,闷闷地烧了好久。他难得一改平日礼貌疏离的样子和同事们厮混在一块儿喝酒谈笑,心里却还是一直在意角落里的那个人。

疯了一阵后,朴志训瞟过去的时候发现裴珍映前头都堆了快六七个空啤酒瓶了,实在是熬不住坐到了他的身边。

朴志训有点儿粗暴地一把抢下了他正往嘴里灌的不知道是第七还是第八瓶。酒沫子溅出来弄湿了他胸口的一片衬衣。

 

“啊,哥你来了。”

他歪着头半仰着脑袋看着朴志训。小脸因为酒精变得通红,笑眯眯地盯着他的眼睛倒还有几分清明。

朴志训发现喝醉的裴珍映杀伤力特别的大。半醉半醒的迷糊样子特别诱人,咕咕嚷嚷说不清话的可爱样子让人特别想用舌吻帮他把舌头给捋直了。

特别是今天,不是怯生生地喊他经理,也不是气呼呼地喊他朴志训,而是像个撒娇的小醉猫儿似的,从喉咙里软绵绵地叫了声哥。

朴志训觉得这几天闷在心里的火立马全转移阵地了,全涌到他的下身狠狠地烧。

 

“你别再喝啦。几瓶了都。”

 

“啊,谁叫哥你刚刚一直都不理我啊。自己在那边玩,我只好一个人喝闷酒啊。”

 

“……”

 

“哥你不要听Maggie唱歌了啦。她是不是失恋了啊,怎么这么苦情哦。翻来覆去也就会唱陈奕迅的那几首啊。你听我说话吧?”

 

Maggie是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霸占着麦克风在声嘶力竭的那一位,大概是Eason的铁杆粉丝吧,从明年今日到富士山下到葡萄成熟时,像是能把他的歌唱了个遍还不带重样的。

 

朴志训寻思着不错啊还能认得出唱歌的那个是maggie,看来还没醉的厉害。于是他伸出手替小醉鬼抹掉了下巴上留着的酒,又捋了捋他额前短短的碎发,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嗯……前几天那个追到楼下的,是我的……嗯怎么说呢,前,男友吧。”

朴志训有点儿诧异了,他倒是没想到裴珍映会和他说这个。

 

“我们在一块儿,五年多了啊。从我高二到大三。我甚至觉得以前的日子可以不管,光这五年就可以概括我这一整个青春,确切点说,只有这五年才可以概括我一整个青春。”

 

“刚开始在一起那会儿我没觉得我们能一起走到最后的,但在一起了一年,两年,三年……在一起的日子越长,那种会和他永远在一起的感觉就越强烈了。直到我大三那年,那会儿我们老是吵架,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真奇怪,明明都还没到七年之痒。其实之前我们也会吵,但每次吵完他都会来哄我,一哄就好,我又开始搂着他脖子亲。但次数多了,可能他也有点儿烦了,他会和朋友去泡吧,很晚了才一身酒气地回来,什么也不说就要搞我。那我当然不肯给他搞了啊。他越要搞我我越生气,我越不让他搞他越生气,然后我们两的气就越积越多越积越多,我知道迟早有一天要爆炸。”

 

“大三那会儿我在忙着考研,我想考国外的大学,去进修个一两年。我是真的展望过我们的以后的,我想要最好的以后,所以大学里我也都还很努力。那个时候心里有个目标,想去英国来着的,我好不容易心平气和想冷静地和他谈谈,问问他有没有一起去的打算,或者,我也没有硬要他跟着我的步子啊,只要他肯等我啊。他竟然铁青着脸说我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拜托了,我他妈每天想着念着考虑着的不是他还有谁啊。我那次真的挺生气了,差一点儿哭了,但我肯定不能在他跟前哭,我就说,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再好好过日子。我装模作样地把公寓里他的行李都收拾好扔给他,他也很有骨气的样子,就红了红眼眶,然后就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摔上门走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大哭,我印象里,我还没这么哭过呢,就算那时候我和他的事被我爸妈知道了他们要死要活要和我断绝关系了都,我还不是掉了几滴眼泪都扛过来了。他真狠心啊,又真是傻,如果那一天他拖着行李箱,没有头也不回决绝地离开,而是转过身来抱住我,我一定不会舍得让他走啊。”

 

裴珍映说着说着,控制不住地留下眼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朴志训都知道。

 

“那天之后,我也基本不怎么碰社交软件了,我怕看到听到他的消息。我就泡在图书馆或者窝在家里专心致志地备考了。等终于考完了,才发现已经和他有快两个月没联系了。那时候我才觉得,哎,原来我裴珍映没了他赖冠霖,也不会死的啊。但我真的挺想他的,是非常想,想到我可以不要尊严丢掉面子先回头去找他。但是我播他电话也没人接,去学校找他也没找到人,后来问了和他最要好的几个朋友,他们才支支吾吾地告诉我说,他前不久回台湾了。原因,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也不知道。我那时候真恨得他牙痒痒,其实现在也是,一直都是。我当初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啊会那么喜欢他,还一直喜欢他。”

 

“后来考研的成绩也下来了,我的分数勉强够到了。但是我却突然,不想去了,总觉得之前所有对美好未来的畅想和计划都被打翻了,要全部重来了。但我又还不死心,我们之前说好毕业旅行要一起去香港的,他特别喜欢香港。所以我就报了香港的大学,然后,孑然一身地来到了这里。”

 

“来到了我面前。”

 

“嘿嘿,嗯,来到了你面前。”

裴珍映笑了,有点儿傻气,配着眼角挂着的泪水又特别让人心疼。

那边的Maggie倒是很应景地换了一首歌,前奏一出就让人鼻子发酸。

 

[让理智在叫着冷静冷静

还恃住年少气盛

让我对着冲动背着宿命

混忘自己的姓]

 

“赖冠霖是我的初恋。除了小学里那种揪揪辫子塞塞糖果的开玩笑般的感情,他是第一个。第一次就碰上段数这么高的人,我也是真的没辙了。他每天早上绕很多路从我们班经过,就为了给每天想多睡会儿然后没时间买早饭的我扔几个包子和一袋豆浆进来。他天天骑着他那辆骚包的自行车跟在我后天喊我然后说点不要脸的话,恨不得让全校的人都知道他在追我。他每次篮球赛都要叫我去看他打我不去他就亲我欺负我到答应为止,我不喜欢坐在一群他的女粉丝里听着她们当着我的面意淫他,但他有老说什么没关系啊我眼里只看得到你这样不要脸的屁话。没办法啊,他太厚脸皮了,太无赖了,太霸道了,喜欢他喜欢的久了,我就再也喜欢不上别的正常的人了啊。”

 

“其实从最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的啊。我是那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男生了啊,做什么都是普普通通,成绩也普普通通,家庭也普普通通。除了是个班上的英语课代表之外,什么都不是了,我也不是什么学生会主席,什么校园的风云人物。但是他不一样啊。他是那种站在人群里,不用做什么都很扎眼的男生,我们高中里,不要说同届,就是在学长学姐之中,他也很有名气。他真的很有魅力啊,我觉得只要他想追,根本没有他追不到的人吧。所以答应和他在一起,一定程度上也满足了我那时候的虚荣心吧,你们看,我可是被赖冠霖追着走的人呀。我们学校一届有600多个人,一共就有2000来个人,加上旁边大大小小远远近近的高中,有上万的人啊。但我是在这上万的人里,被他挑出来的啊。那时候太小了,一想到这些就特别膨胀,膨胀得他吹一口气我都能上天了。”

 

“但的的确确,和赖冠霖在一起让我对自己的认知都有了新的定义。大概是自以为自己还是有优秀的点的,但从没期望过有一个人能同样有着不平凡的优点来爱我,并且让我也爱他。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太不真实了,比梦里想的还精彩还意外,我根本就不愿意醒来的。”

 

 [如若早三五年相见

何来内心交战]

 

“来香港,遇到你之后,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当初,那个时候的我,先遇到的是你就好了。那也许就没赖冠霖什么事儿了呢。”

 

朴志训苦笑,他想说你可真会安慰人,张开嘴却发现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尝到自己的眼泪温柔而苦涩。

 

 

“但是啊,只能说。人生的出场顺序,真是太重要了。”

 

“我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来到香港,没有任何指望的时候,却让我遇见了你。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是一个穷了十多年的流浪汉,用他手上仅剩的十块钱买了一张六合彩,却被告知中了头彩。他欣喜若狂,但他不敢要,他不知道拿了这笔巨款,他要怎么用,他会不会辜负,会不会把一切弄得更糟。”

 

“很多话,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但是有些话,如果我不说哥你就永远不知道。所以就算说这些话,我很难过,你也很难过,我还是要说。赖冠霖在这个时候回来,蛮不讲理,横冲直撞。他是狗他是无赖他是混蛋,但他确确实实还是影响到我了。他怎么可以这样,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我就想和他走。但我现在还是没办法原谅他,没办法放过自己,但是,我不能再拖你下水了,我要放过你呀。”

 

裴珍映的声音讲到这儿已经哑了,混着他停不住的眼泪,和着背景里maggie声嘶力竭的喊唱和其他人喧闹大笑的噪音。那一刻,朴志训的世界里失去了所有声音,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滴眼泪滑出他好看的眼睛,顺着他的脸颊,狠狠地砸到了他的手背,烫的吓人。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又涌进了他的耳朵,恶狠狠地刺激着他的耳膜。

 

裴珍映的话和那首歌的结尾,几乎是同时抵达。

 

[多么想跟你散步桥上把臂看着风景

但是我清醒]

 

“所以呀,朴志训,你以后不用再送我回家了。”



tbc.



评论(101)

热度(288)